所谓奇迹之力,是以客观事实相反的物质作为媒介,通过施术者臆想出主观形态,能够扭曲虚实、颠倒因果是非,使不可思议之事成真的言灵术。

  正如光明是黑暗的反义词,把“深渊”反转必将得到“苍穹”,朔鸣只需看透事物的本质,就能开启连接两个世界的传送门。

  龙族九大氏族:螭首、睚眦、貔貅、蒲牢、狻猊、碧玺、狴犴、饕餮、鸱尾几乎都从各自聚居地赶来,观望的目光中充满疑虑和好奇。

  天兆教堂全貌尽显于白芒之中,随着画面移动,螭首族人认出九天龙柱上的龙纹正是他们的族长,若不是有人察觉到石柱旁边的朔鸣,抽泣、呜咽声绝不会轻易终止。

  “诸位龙族的子民们!吾奉九大石龙贤者之命,为你们找到新的家园——天兆城。”朔鸣高举双手,迎向苍穹之门,“我们的世界即将灭亡,利用其中一把苍穹之匙就可以把龙族战士传送至此,一旦找齐剩余钥匙,所有氏族都能去到新世界。”

  除了螭首氏族,其余八大氏族都无动于衷、半信半疑,此时,一位精壮的男青年从人群中站了出来,转身面向族人。

  “大家还在等什么?难道你们不向往新的生活吗?”

  一位拄着拐杖的老者上前劝道:“话虽如此,但人类比创造我们的翼人族更加残暴,早在一千多年前,我们的族人几乎被人类消灭殆尽,可见凡间并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。”

  “实在找不到的话,那就创造一个。”男人伸出右手指向苍穹之门,“怀揣憧憬才会顽强不屈,披荆斩棘才能克服困难,谁能与我勇敢地踏上第一步,他就是英雄。”

  此番讲演引得群情激奋,一位身材矮小的少年战战兢兢地把身子往前挪了挪:“为了我族生存,只能如此了!”

  “算上我一个!”一位浑身肌肉的猛男抱着双手道。

  “如果能帮上忙的话,建议带上我!”一位右手戴着铁手套的男子附和道。

  ……

  响应朔鸣号召的族人越来越多,他们聚焦于那男人周围,与守成的老一辈形成形成鲜明的对比,那老者无奈地晃了晃脑袋,只能随他们去了。

  “小伙子!你叫什么名字?”传送门另一边的朔鸣对这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  “本人叫螭央,请问大人!您为何要帮我们?”

  “只因我被世人誉为七彩之光,代号寓意希望,以后你们就这样称呼我吧。”朔鸣蹙了蹙眉头,笑道。

  考虑到此次开启苍穹之门运力有限,朔鸣只挑选了一百名龙族男性,八大氏族各十人,螭首氏族二十人,等他们收拾好行礼,告别父母、妻儿之后,在螭央的引领下走进光门。

  瞬息间,无数龙影掠过光芒,在九天龙柱下显形,待所有人定神后,苍穹之门隐匿于云雾之中,他们远眺耸立在龙柱后边的天兆教堂,对此地凄凉之景深感困惑。

  “确实是螭首龙柱,呜呜……族长大人!”螭央与族人一起跪在龙柱前,撩起衣襟抹干眼泪问道,“其他八大族长是不是也……”

  “若非九大石龙贤者倾尽精元化为龙柱,不知会有多少生灵因天兆城坠落而殒命,此等大恩,本座何以为报。”朔鸣背着双手,走下台阶,“唯有把这座苍穹之城让给你们,从今往后,你们将重建栖身之所,待时机成熟,再举族迁往凡间。”

  “此主意甚好,但灾后重建工作绝非一朝一夕可完成,人力、物力缺一不可。”螭央拨开手指头数着,“还有!我们龙族唯独不能没有水。”

  “你想错了,致使天兆城破败不堪的原因并非灾难,而是诅咒。”朔鸣说着,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和盘托出,“至于水源的问题,天兆城外边的隐之森中有一条永冻的落虹河,只要你们想办法解冻,便可川流不息。”

  螭央点了点头,令螭首氏族二十人跟随自己进入天兆教堂内,其余人在外边等候,他们刚跨过殿门,就被眼前惨状惊呆了,甚至有人出现呕吐。

  “天啊!到底是谁杀了他们?”

  “这些伤口真可怕!”

  “估计是某种魔物啊!”

  ……

  议论声不绝于耳,直到朔鸣抬手打断。

  “一个可怜的灵魂造成了这场屠杀,这些人都是我的属下,理应由我来亲手埋葬。”朔鸣俯下身子,为岚颐凡合上双眸,“人死后不过是一堆灰尘罢了,还分什么善恶?”

  螭央迟疑了片刻,想到可以用手推车来搬运尸体,于是他快步跑出教堂,找睚崖——即那位少年商量此事。

  “听我说……睚眦氏族用来托行礼的手推车能否借我一用?”螭央喘了口粗气道。

  “啊?你们该不会是什么也没带吧!太不慎重了,不愧是螭首氏族,脑子一热就闹革命的主。”睚崖忍不住掩嘴讥笑道。

  “还好意思说我?当时第一个站出来同意的人又是谁?”

  “只因我早有准备,不信你看!”睚崖从怀中拿出一张纸质地图,他指着太阳穴,笑道,“我趁你们进教堂时,四处逛了逛,把城内布局都记在脑子里,并画了出来。”

  “你不知道所画之处的地名叫什么,对吧!”

  “但有人比我更清楚啊!”睚崖得意地打了个响指,把地图和笔交给缓步走来的朔鸣。

  朔鸣嘴角上扬,随意在上面添加几笔,还给睚崖:“你这个小机灵鬼,真是聪明啊!”

  “看吧!连天兆教主都认可我了。”睚崖挑了挑眉毛,伸出五根手指,“隐墟墓园距离这里不远,穿过紫瞳高地庄园便是,借你们这个数目足够了。”

  “好兄弟,看在我们两大氏族世交的份上,多借几辆嘛!”螭央摇着睚崖的手恳求道。

  “不行!我们至少要留一半,到时还有别的用途。”睚崖甩开袖子,让族人们把备好的五辆手推车移交给螭央。

  螭央见状,只好令族人推走车辆,悻悻走开。临走之时,睚崖心情烦躁,没看清脚下的路,迎面撞上一个骨骼般坚硬的物体,“哎哟”了一声,跌倒在地。

  “嗳……你没事吧!”那人的视线瞬移到睚崖脸上,表情顿时愉悦了起来,“正正……太太……太……可爱了!”

  “烦死了,我一百零一岁了,又不是小孩子。”睚崖揉了揉前额,惊觉撞到了貔宸——即那位肌肉男的髋骨。

  “真想把你放在我肩膀上。”

  “勇攀高峰吗?死变态!”貔宸摆出的造型害睚崖喷出一口老血,他抹了抹嘴巴,“看在你们满腔热血和一膀子傻力气的份上,这活得由貔貅氏族来干了。”

  “有事尽管吩咐,我族定当竭尽全力。”貔宸拍着胸脯保证,两坨胸大肌极具视觉冲击。

  睚崖略微尴尬地摇了摇头,打开天兆城地图,示意貔宸看向他手指的位置:“刚才我简单视察了一遍周边环境,发现城内楼房存在多处损毁,这里……这里……还有那边……”说罢,拍了拍图纸,“需要大量建筑材料才能修复,可是……”

bet36体育钱怎么提  “我知道上哪找这些材料!”两人转向发话之人,不知什么时候,蒲毕——即那位戴铁手套的男子,此时站在他们身边,指着图上的螭首龙柱,“螭首族长封住了附近的地脉,使得苍穹之桥得以重现。”他的铁手继续往下移动,“此处还有一座九天龙柱……”

  “睚眦龙柱!地冥之桥因我们族长而出现。”睚崖补充道。

  “没错!通过此桥可抵达城南。”蒲毕用笔在城门处画了一个箭头。

  “你是想让我们到城外寻找?”

  “正解!”蒲毕把铅笔插回睚崖耳边时,顺带摸了摸他的额头。

  “别乱摸,你是不想让我长高吗?”睚崖的脸颊微泛红晕。

  “矮子挺好的,不用干体力活。”

  蒲毕嬉笑着瞥向身边,见到螭首氏族的人正在搬尸体,睚崖忍受不了浓烈的血腥味,捂住鼻子,快步离开。

  睚眦氏族十人见状,赶忙扛起剩余五辆手推车,跟着睚崖走过苍穹之桥。

  “我们跟过去,说不定可以帮上忙。”蒲毕向身后的蒲牢族人下令道,与此同时,貔宸也叫上本族之人一起前往。

  二十分钟后,当三大氏族走到地冥之桥时,众人特意停下来在睚眦龙柱前拜了拜。

  “族长大人!您的弟子今日发誓,绝不会辜负您的牺牲,将来定会兴建苍穹龙宫,重振龙族!”睚崖面向族人,喉咙有些哽咽,“若能率领族人完成宏愿,我便自荐担任睚眦氏族第二任族长。”

  “此提议甚好,那我也要当蒲牢氏族族长。”蒲毕轻轻拍了拍手掌。

  “我自然当仁不让。”貔宸自信地转向身后为他喝彩的貔貅氏族猛男。

  “如此一来,新族长就有了三位,待我们办完正事,再请教其他人的意见。”睚崖说着把双手交叉,分别握住蒲毕、貔宸的手腕,另外两人互相握紧手腕,象征着牢不可破的誓言现已达成。

  又过了十来分钟,三大氏族总算来到天兆城门前,蒲毕突然想起什么,急忙拦下众人:“对了,教主之前不是说过吗?隐之森内有一条永久冻河,在河底建造龙宫的话,能否成为绝佳之策。”

  “那你可算是问对人了,殊不知我本来就是一名天才建筑设计师。”睚崖自满地笑着向前走去。

  貔宸轻松地耸了耸肩膀,跟上对方的步伐。

欢迎大家访问:黑岩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yshuku.com/book/65454/229/